浙江省作协主席、当代中坚实力派作家艾伟的最新长篇小说《镜中》日前由浙江文艺出版社·KEY-可以文化推出。
浙江省作协主席、当代中坚实力派作家艾伟的最新长篇小说《镜中》日前由浙江文艺出版社·KEY-可以文化推出。
第八届茅奖得主毕飞宇读完后认为,《镜中》是“一部幽暗的小说,艾伟却把它写得很敞亮,以至于辽阔。艾伟的杰出就在这里,他让幽暗发出了光芒,并让幽暗拥有了维度。”
《镜中》描写都市男女间的情感纠葛
艾伟的最新长篇情感力作《镜中》描写了都市男女间的情感纠葛,讲述了四位主人公经历创伤后各自踏上赎罪之路,最终在“慈悲、爱以及宽恕”的终点重逢的故事。
相比发表于文学杂志的版本,此次推出的单行本是作者进一步修订后的定稿,正文后增加长达14页近一万字的附录以及作者创作谈等独家内容。

小说穿越中国、缅甸、美国、日本四个国度,缓缓编织出一张疑窦重重的迷网,困缚于其中的四人皆怀着隐秘的罪孽,各自踏上殊途同归的救赎之旅。
作者艾伟尤擅挖掘人性隐幽处的的矛盾与张力,本书作为他沉潜五年的自我超越之作,在承继两性关系这一创作母题的基础上,对于如何纾解东方人心灵困境这一问题做出了细腻剖析与回应。
在文本中设置了多重镜像
被誉为“人性勘探者”的艾伟一向以对于人性幽暗的挖掘之深刻和描摹之细腻著称,罪与罚等看似二元对立、实则一体两面的主题是他二十多年来文学创作的核心。
艾伟的作品始终具有极突出的“建构性”的一面,即他在小说中塑造的人物在历经现实摧残、见识世界暗面之后,依然持有选择善与爱的勇气。
该书对于读者情感世界的冲击力,一方面源于书中细腻的心理描写,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小说独到的构思布局。作者将建筑学的方法论与小说创作的技艺巧妙相融,以文字构筑起一座镜像迷宫。
艾伟以深厚的建筑美学功底,借助卓绝的建筑构思传达对于人生的体悟思考;小说的四个部分结构精巧,互相呼应,在叙事上具有建筑学意义上的对称之美。

著名作家格非表示,“艾伟在文本中设置了多重镜像,当下与历史,自我与他人,光与暗,生与死,灵与肉,相互映照,亦真亦幻。”
此外,虚构的小说本身与现实生活同样互为对照。艾伟在后记中提到,“任何艺术都是人间镜像……小说就是通过虚构一个自洽的世界照见你我,照见人世。”
芸芸众生都曾在黑暗中艰难挣扎,找寻光亮,于是这个发生在本书的故事,成了我们所有人的故事,正如第七届茅奖得主迟子建所说,《镜中》“有天有地,有你有我”。
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李洱评价此书:“《镜中》是艾伟向我们出示的一部关于人们日常生活和精神处境的长篇力作。他的叙述循环往复,却又单刀直入;他的描写不留情面,却又感人肺腑。翻开这本书,你就是镜中人。”
 中国人的心灵世界有着怎样的密码
《镜中》是艾伟创作的第七部长篇小说,在既往的作品中,“情感”“两性”元素始终是不容忽视的鲜明主题,作者常常借助探讨男女关系,抒发对于更为厚重、更为宏大命题的思考。
作为艾伟创作成熟时期的转型力作,《镜中》比之过往作品的自我突破之处,也正是对于“情爱”这一写作题材的运用上。

评论家杨庆祥认为:“照相机般的日常书写并非艾伟的追求,他追求的是,如何在这看起来琐屑庸常的日常生活背后看到人性的精神景深?”
通过描写几位主要人物在情爱迷网中的挣扎,作者不仅试图讨论原生家庭、童年创伤、爱情伦理等与当代人生活紧密相连的问题,更意图从个体的情爱纠葛出发,揭示中国人普遍的精神困境,并找到一种东方式的救赎与解脱之路,在形而上层面使心灵得以安放。
艾伟在后记中表示,身为一名中国作家,他“有责任去探寻一个最基本的问题,即身为今天的中国人,我们生命的支柱究竟是什么,中国人的心灵世界究竟有着怎样的密码”。
而《镜中》,就是作者对于上述问题思考的最新呈现。

来源:周到上海       作者:徐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