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环球时报报道 记者 齐音】截至2021年底美国撤军,美军在阿富汗已驻扎20多年
【环球时报报道 记者 齐音】截至2021年底美国撤军,美军在阿富汗已驻扎20多年。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一份报告,迄今阿富汗的大多数儿童从未经历过和平。多年来,冲突和战争一直是当地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战乱不仅给孩子的身体带来伤害,也荼毒了他们稚嫩的心灵。身体留下炸弹的创伤2021年8月29日傍晚,喀布尔市民伊斯马利下班开车回到家,他自己的孩子和亲戚的孩子来到他的车中玩耍。而此时,车子被美军无人机发射的导弹击中,当场有10人被炸死,其中7个是孩子,最大的15岁,最小的只有2岁。后来,美军经过调查,称这是一次误炸。而多年来,发生在阿富汗的类似误炸、误杀不胜枚举。据统计,从2005年到2019年,至少2.6万名阿富汗儿童在战乱和袭击中死伤。长期战乱,在阿富汗的土地上遗留了约1000万枚地雷。许多儿童在捡柴火或者打水的路上踩到地雷被炸死炸伤,不少人留下了终身残疾。据报道,就在今年5月,9名阿富汗儿童在上学路上踩到地雷被炸身亡,另有1名儿童被炸伤。在照片①中,一所乡村学校里,孩子们拄着拐上学,他们的腿被地雷炸断了。另一张照片中,7岁的小女孩玛胡芭站在一座遍布弹坑的墙边。然而,这里不是偏远山区的战场,而是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一家诊所。比坑洼的墙体更惨的是小女孩的脸,她的脸上布满手指肚大小的紫色瘢痕。照片拍摄于2002年3月1日,当时玛胡芭是到这家诊所看病的,她得了一种叫利什曼原虫病的皮肤病,也叫黑热病,是一种能够侵袭人类皮肤和内脏的人畜共患病,这种病在当地儿童中属于常见病,是由一种比蚊子还小的沙蚤传播的。在战乱中,不仅孩子的疾病无法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,对这种传染性疾病也无法采取预防措施,导致患病人数不断上升。心灵埋下仇恨的种子照片③中,手持突击步枪的少女名叫卡玛尔·古尔,她的大名在阿富汗家喻户晓。2020年7月的一个晚上,有武装分子闯到她的家中,开枪打死了她的父母。当时年仅14岁的卡玛尔和她12岁的弟弟拿起父亲的枪进行反击,她打死了两名入侵者,弟弟打伤一人。多么残酷的战乱环境,才能将这样一名花季少女逼成一名“杀人战士”。许多阿富汗人称卡玛尔为“传奇英雄”,但这样一位“英雄”的出现实则反衬出现实的残酷、可悲。与卡玛尔一样,许许多多阿富汗儿童的家人死于战乱和恐怖袭击,亲人的血铸就的仇恨早早地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中扎根。据报道,曾有西方心理学专家分析过被恐怖组织招募为“童军”的儿童的心理,这些在仇恨中长大的孩子,他们的世界观多少都有些扭曲。他们的眼中除了亲人和“战友”,剩下的就是敌人,这使得这些孩子很容易被一些极端势力洗脑并利用,被派去执行一些危险的任务,甚至发动“人肉炸弹”袭击……凡此种种,与多年来美国通过“有毒的”儿童教科书在阿富汗推行仇恨和暴力教育不无关系。据报道,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美国就给阿富汗的孩子们免费印制了数百万册各种课程的教材,而在这些教材中充斥着暴力思想,随处可见的是枪支、坦克等各种武器,字里行间号召人们投身“圣战”。据当地媒体报道,阿富汗男孩子们最喜欢玩的“枪战”游戏就叫“警察与塔利班”。而且在分配游戏角色的时候,无所谓正义或非正义,哪一帮“火力”强,哪一帮就为王。流离失所沦为童工连年战乱,严重制约了阿富汗的经济发展。在阿富汗,许多农村儿童从六七岁就开始帮人放牧或到工厂做工以贴补家用。照片②拍摄于2016年,几名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儿童在砖厂搬砖。而另一张照片拍摄的是在砖厂做工的两个小女孩的脚,她们因为穷,都没有穿鞋,小脚丫上满是灰和泥,早已看不出本来的颜色。在城市里,会有许多儿童到车辆拥挤的路口讨生活,他们或敲着车窗乞讨,或兜售小商品。还有不少儿童在街头摆摊卖水果、做搬运工、洗车,还有些孩子则在街头收废纸、捡柴、给人擦鞋……据当地媒体报道,有超过300万阿富汗儿童打工赚钱,补贴家用。责编:夏丽娟